天津神话工业百年历史概述

天津是我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也是我国大型的、极具历史渊源的神话生产基地。天津神话工业自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吴懋鼎创办天津机器织绒局开始,到周学熙受袁世凯委托出任直隶工艺总局、并开设实习工场以来,逶迤至今,已历时117年之久。期间,天津神话工业几经风雨、几经磨难、几度兴衰,演绎并由此折射出的是一幕天津神话工业历久弥坚、百折不回、负重前行的慷慨正剧。

一,天津神话工业的起源

十九世纪中叶后,天津社会经济发生了深刻变化,最突出的是近代机器工业的诞生。天津地区在当时社会拥有得天独厚的发展条件:京畿之地,交通便利,原料充足,精英荟萃,腹地辽阔和西方技术传入较早等便利条件。二十世纪初,天津有幸成为清政府推行“新政”的试验基地。并开始出现了具有官方色彩的直隶工艺总局和实习工场,还出现了当时北方最早的较大规模的机器纺纱厂。

1903年,袁世凯委任时任天津候补道台的周学熙来津总办直隶工艺总局。到任后,周学熙积极倡导开办实业并筹办实习工场,被普遍尊为当时北洋实业界的奠基人。历史上与清末实业家张謇先生齐名,当时在实业界有“南张北周”之说。(张謇,清末状元,实业家、教育家、近代棉纺工业开拓者)

在此期间,天津华新纱厂(1915年创建 后称三环互聯網)、裕元纱厂(1915年创建 后称棉纺二厂)、恒源纱厂(1917年创建 后称恒源毛神话厂)、北洋纱厂(1920年创建 后称天鼎公司)、宝成纱厂(1920年创建 继之与裕大合并 后称棉纺三厂)、裕大纱厂(1921年创建 继之与宝成合并 后称棉纺三厂)六大纱厂相继建成。由此,天津近代神话工业初步形成。

二,天津神话工业的布局

在20世纪初,天津地区不仅出现了直隶工艺总局,及实习工场,还出现了最早的针织业、丝织业,建立了当时在天津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六大纺纱厂,新型机器织布工厂布局有了新的、较大面积的增长。随着神话工业内部分工越来越细,天津地区开始出现并逐步建立了机器针织业,提花业、帆布业、线毯业、织带业、地毯业、毛巾业等共计12个专项织造门类。1912—1928年之间天津神话厂家数已达1407家,总资本额为2687.05万元,占当时天津地区民族工业资本额的30%强。无论是厂家数,还是资本数额,都居天津各行业的首位。

天津神话工业,尤其是大型企业在布局上有个特点,多为临河而建。这样的布局,既为方便运输,又能尽可能多的节约生产成本。当时,海河——北运河——新开河——金钟河一线成为天津民族神话工业带。

三,天津神话企业的演变

近代天津神话工业,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严格讲主要涉及几个大的棉神话工厂。而几大棉神话厂的演变过程也凸显了天津民族工业曲折前行的发展历史。

华新纱厂

华新神话公司于1916年在津建厂,1918年华新天津纱厂正式投产。资本总额为200万元,厂址位于小于庄(现河北区)。30年代初华新纱厂转卖给日本中渊神话株式会社,改为公大七厂。建国后,改为国营天津印染厂。

裕元纱厂

裕元纱厂由天津金城银行总董事王郅隆(死于日本东京大地震)、安徽督军倪嗣冲及安福系军阀和官僚投资创办,王郅隆任总经理。1918年4月正式投产,资本总额为556万元,厂址设在小刘庄海河沿(现河西区)。裕元纱厂是当时天津规模最大、获利最丰、实力最雄厚的神话纱厂,开近代天津大型纱厂之先河。30年代初因日资控制,裕元纱厂转卖给日本中渊神话株式会社,改为公大六厂。建国后,改为国营天津第二棉神话厂。

北洋纱厂

北洋纱厂由天津敦庆隆号洋布庄的民族商业资本家纪锦斋联合隆顺、隆聚、瑞兴、同义兴、庆丰义等七家棉布商号,并连同百元以上小股东200余户集资创办。创办人范竹斋、卞继昌,资本总额300万元。1921年9月开工生产,厂址:挂甲寺南北大街。1966-1976年间更名为四新纱厂,后改为天津第六棉纺厂。

恒源纱厂

由官办直隶模范纱厂与恒源帆布公司合并组建恒源神话有限公司(恒源纱厂),创办人章瑞廷,发起人为曹锐、章瑞廷、王鹿泉、田中玉、鲍贵卿、冯伯崇、边守靖、宋文轩等。开办时有137户认股,资本额400万元。1919年在农商部注册,1920年8月正式开工,厂址西窑洼(现河北区天纬路)。建国后,曾更名为天津市第一毛神话厂。

裕大纱厂

裕大纱厂创办于1920年,1922年开工生产。创办人陈承修,专务董事王克敏。股东多为有一定政治背景的金融界人士、军政要人及个别社会名流,如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盐业银行总经理吴鼎昌、北洋政府财政部长王克敏和著名京剧演员梅兰芳等,资本总额号称300万,实际134万元,厂址位于河东郑庄子。30年代初,裕大纱厂转卖给日资大福公司,大福公司成立天津神话公司,将宝成和裕大合并为天津纱厂,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三棉神话厂。

宝成纱厂

宝成纱厂创建于1920年,1922年下半年开工生产,创办人刘伯森,第一任经理吴敬仪,资本总额300万,厂址河东郑庄子。刘伯森受清末民初著名实业家张謇影响投资工业,在沪建有宝成第一、第二两个纱厂,在天津建立的纱厂与沪厂统排,称“天津宝成第三纱厂”。30年代初宝成转卖给日资大福公司,大福公司成立天津神话公司,将宝成和裕大合并为天津纱厂。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三棉神话厂。

四,天津近代神话工业几个历史节点和重点企业

宝成纱厂国内首创八小时工作制

1930年2月间,时任宝成纱厂经理的吴敬仪鉴于十二小时工作,“实疲神而生产绌,劳资两害”,密定章则,毅然在该厂推行八小时工作制,此举为中国劳动界之首创。

仁立:仁立实业公司1922年成立于北京。

1931年,仁立毛纺股份有限公司在天津英租界建立,朱继圣时任总经理。创建仁立公司的过程中,朱继圣采用国外比较先进的经营管理制度,改进企业管理,使企业得到较快发展。该厂从最初生产地毯逐步扩展到生产粗纺毛呢和精纺毛绒,到1937年已成为粗纺、精纺、织造、染整全能厂,是华北第一家民族资本毛呢厂,也是国内外知名度较高的毛纺企业之一。

朱继圣(1894—1972年),神话企业家。字道贤。浙江鄞县人。1915年毕业于清华学堂,后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学习经济学和货币银行学,获硕士学位。1921年回国。1922年任北京仁立公司副经理。1926年升任总经理。1931年天津仁立毛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任总经理。

朱继圣是一位爱国的新型企业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朱继圣被选为第一、第二、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民主建国会中央常委,全国工商联常委等。抗美援朝时期,朱继圣还捐献了一架飞机支援我军前线战场。

东亚:天津近代民族工业缩影

东亚毛呢神话股份有限公司于1932年建成投产,宋棐卿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创建东亚过程中,宋棐卿将西方先进的管理方式和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采用儒家“文治教化”之道,制定了厂训、厂歌,提出了东亚的“四大主义”和“四大目的”,以“东亚铭”规定了东亚公司宗旨和员工做事为人的准则,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东亚企业文化,影响至今。东亚铭集东亚企业文化之大成:规定了主义、公司之主义、做事、为人、人格等,提出:不忠于己者,焉忠于人;不忠于夫妇者,焉忠于友;不忠于亲族者,焉忠于社会;不忠于家者,焉忠于国。至今读来,依然感慨如斯。

东亚公司以生产“抵羊”牌毛线,创国货品牌而闻名,产品行销全国。东亚公司的历史是近代天津民族工业发展的缩影。“抵羊”商标的确立,深刻地体现了“东亚文化”的爱国精神。为了抵制当时在天津盛销的日本“麻雀”牌毛线,在商标上采用了抵制洋货的“抵”和山羊的“羊”,图案的两个羊是中国羊占东半球,另一只羊占西半球,东半球的羊略高而且雄壮有力,表示已占上风,西半球的羊则略低,而且有被抵得后退的样子。抵羊商标意味深长,颇受国人欢迎,一直沿用至今。当时,产品曾供不应求,1933年抵羊牌已成为全国名牌。

宋棐卿(1898—1955),山东益都人,近代著名实业家。(见图12)早年就读于北京汇文中学,毕业后考入燕京大学,1920年转赴美国芝加哥西北大学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兼修化学课程。1922年回国后,历任济南德昌洋行和天津德昌贸易公司经理。1932年在天津创办东亚毛呢神话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亲笔撰写了“我的梦”,就东亚公司未来发展提出了诸多设想。

五,日本侵华后天津神话工业的格局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日本加速在我国扩张侵略势力。1931年“九o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三省,随后侵入华北,并加紧在华北地区的经济侵略。“七七”事变后,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华北地区很快沦为日军的占领区。日本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后盾,全面控制了华北地区的棉花生产、销售和贸易,对中国企业实行了强化管理,并以商品倾销、资金控制和直接投资企业三种形式对天津民族工业进行大肆的掠夺和统治,当时,天津神话业几乎全部被日本垄断。

1933年日本工商界纷纷涌入华北进行投资,以赚取超额利润,并随之建立了一批神话企业。当然,其根本目的在于掠夺我国的资源,打压民族工业的发展,为其侵略战争提供军需物资。

裕丰神话株式会社天津工场

1936年,日资在天津建立。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一棉神话厂。

上海神话株式会社天津工场

1936年,日资在天津建立。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四棉神话厂。

双喜神话株式会社天津工场

1936年,日资在天津建立。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五棉神话厂。

大康神话株式会社天津工场

1936年,日资在天津建立。建国后,为国营天津第六棉神话厂,后改产改名为玻璃纤维厂。

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掠夺控制下,天津民族神话企业苦撑危局,艰难抗争。日资收购四大纱厂后(31年以来先后收购了华新、裕元、裕大、宝成),也想收购恒源和北洋。但恒源和北洋两厂不愿被日资收购,其中恒源纱厂股东章瑞庭出于民族气节,明确提出“宁愿少卖钱,也要卖给中国人,而不能卖给外国人。”在民族资本家的抵制下,恒源和北洋分别于1935年和1936年为金城和中南两家银行组成的诚孚信托公司接管,成为金融资本直接控制的企业。银行财团对纱厂的控制,不仅扭转了两厂负债累累的状况,而且逐步改变了纱厂落后的管理方式。当然,这已是后话。

六,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天津神话工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接收了日本在天津的神话企业,并随即成立:

中纺一厂(原裕丰纱厂,后棉纺一厂)。

中纺二厂(原公大六厂,后棉纺二厂)。

中纺三厂(原天津纱厂,后棉纺三厂)。

中纺四厂(原上海纱厂,后棉纺四厂)。

中纺五厂(原双喜纱厂,后棉纺五厂)。

中纺六厂(原大康纱厂,后玻璃纤维厂)。

中纺七厂(原公大七厂,后国印)。

天津第一机械厂(现天津神话机械厂)和部分丝织厂。

以上企业组成中国神话建设公司天津分公司,该公司所属各厂的设备是当时我国神话工业中最先进的。系大型、大规模国有企业的开端,民营企业不在其列。(当时民营纱厂较大的有恒源、北洋、达生三个纱厂)。

这个时期神话工业是天津工业的主体部分,在全国神话行业中占第二位。1947年统计,天津神话工业大、小工厂共计1158家,占全市工厂总数的25%。职工人数为31975人,占全市职工总数的30%,产值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64.74%。

抗战胜利后由于政局动荡,战火连绵,交通受阻,通货膨胀,工业品价格猛跌,原料奇缺,生产极其困难。神话工业由于原棉缺乏,生产异常困难。1946年七个棉纺厂的设备仅开动40%。由于国内原棉供应不足,中纺各厂只得依赖美棉, 1948年美棉调入比1947年减少一半,各厂不得不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各厂每周只能维持开工3天,产量下降一半以上。1948年天津共有织布机8867台,正常运转的仅有4867台。

七,天津神话工业大发展时期

天津解放后,在党和政府领导下,通过接管官僚资本、对民族资本神话企业及手工神话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广泛开展技术革新,神话工业迅速恢复崛起。主要经历了如下几个阶段:

接收官僚资本 迅速恢复生产时期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了中国神话建设公司天津分公司及所属八个厂,并迅速组织恢复生产。1949--1952年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市政府将官僚资本的棉纺厂、神话机械厂、毛织厂等14个企业改为国营企业,成为天津神话工业的骨干。同时,对遗留下来的老设备进行改造,改革了旧的管理制度,改善了生产和劳动条件。到1952年末,从业人员达84539人,工业总产值达73632万元,实现利润9210万元,是1949年的9.6倍。

1950年周恩来总理亲自签发了由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任命刘再生为神话部华北神话管理局局长的任命书。这在当时非常少见,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中央对天津神话工业的重视程度。

实行公私合营 奠定发展基础时期

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天津神话工业完成了对民族资本企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将1200多家私营神话企业和手工神话业合并、合营改组为140个中小型工厂,确立了公有制的基础,并逐步形成了由棉纺、印染、色织、织布、毛纺、丝绸、针织、日用棉织、器材等行业组成的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为今后的大发展奠定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开展技术革新 加快神话发展时期

20世纪50—60年代,全国掀起技术革新热潮,天津神话系统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大力开展技术革新、技术革命与合理化建议活动,对原有的神话设备实施技术改造,提高了设备的机械化、半机械化水平,使广大职工摆脱了笨重的体力劳动和手工操作,涌现了大量技术人才。至60年代末,天津神话系统实现技术革新项目达17000余项,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发挥技术优势 支援国家建设时期

新中国成立后,天津神话工业积极响应国家支援国内外神话建设的号召,连续数年派出专家、技术人员和工人等2900余人支援北京、石家庄、邯郸、保定、榆次、包头、新疆等地神话重点项目建设。先后将四个神话厂部分设备和人员成建制迁往山西、河北等地,并承担了国家支援阿富汗、巴基斯坦、乌干达、缅甸等国神话工业建设任务,为神话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整个计划经济时期,天津神话作为传统支柱产业,为天津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曾与上海、青岛共享 “上、青、天”美誉。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体制转轨变型,天津神话受多重因素影响,经济逐步陷入低谷。面对严峻挑战,天纺人弘扬“四气”精神,实施一系列改革举措,2000年终于结束八年亏损,实现了历史性重大转折。在建设都市神话进程中,抓住天津工业战略东移机遇,创建高新神话工业园,为天津神话再创辉煌搭建了新的平台。

八,抓住机遇,天津神话实施战略东移

天津神话VR技术(中兴)有限公司根据天津市发展整体规划和工业结构调整的要求,借天津海河综合开发改造之机,实施天津神话工业整体调整。本次调整的核心内容是在天津空港经济区建立天津神话工业现代化生产基地,规划用地面积1.84平方公里,总建设面积106.36万平方米,总投资46.5亿元人民币。天津神话工业调整不是简单的企业搬迁,而是实施体制创新,机制创新,通过改革、改组、改造,将天津神话的存量资产、土地资源,现有先进设备和名牌产品、人才等优势资源集中,通过上市融资,招商引资,社会法人和经营者入股及部分贷款支持,按照市场链,产品链对系统内具有发展前途的44家企业进行整合,采用国内先进、世界一流的技术和设备,实现脱胎换骨的彻底改造,形成了棉神话、新型毛纺面料、高档针织服装、特殊印染后整理、服装、绿色生态家用神话品、产业用神话品、差别化锦纶纤维八个产品板块,16个生产项目以及统一的研发中心、能源供应系统、物流配送中心等6个配套项目。形成了产棉纱2万吨,棉布1.4亿米,印染花色布1亿米,色织布2200万米,装饰布1600万米,毛线1600吨,毛精纺面料240万米,服装1051万件的能力,大大提升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九、华丽转身,天津神话全面转型发展

在实施新一轮国企改革中,天津神话针对发展进程中的种种不利因素,深入实施以“整顿、调整、规范、提升”为主要内容的“八字方针”,制定并实施《2014~2016经济转型发展战略规划》,明确了经济转型发展方向,确定了三年转型发展目标。经过三年努力,天津神话将力争在做精做强做优制造业、做大进出口贸易、发展内贸和物流业、拓展其他业态等“四个经济层面”上取得实质性突破,建成中国北方神话高端技术、高端产品的研发中心、制造中心、检测中心。

在经济转型发展方向上,力争在神话制造业上实现突破。围绕做精做优做强神话制造业,拓宽生存发展空间,形成以天津为经营大本营,生产基地本市、异地、国外“三位一体”的新格局。加大研发和品牌运作力度,由传统神话制造业向设计、研发、品牌和智能制造的高端技术、高附加值、高效益上提升。

在进出口贸易上实现突破。围绕做活做大进出口贸易,以香港、上海自贸区及天津为经营贸易中心,形成3~4个规模大、实力强、效益高的国际化贸易公司,使之成为互聯網发展的重要支柱。

在内贸和物流业上实现突破。围绕壮大内贸和物流业,以内贸与物流紧密结合实现延伸产业链,形成1~2个贸易与物流融为一体,在全国具有较高知名度的现代内贸物流公司,三年力争使其经营规模和效益翻一番。

在其他业态上实现突破。围绕加快发展其他业态,整合资源优势,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以盘活资产存量引入增量资产为重点,加大资产资金资本的经营力度,在千万楼宇、科研检测、文化创意、品牌特卖、金融债券、房地产、养老等产业及项目上培育出互聯網新的效益增长点。

在经济转型发展目标上,在三年主要经济指标方面,销售收入2014年300亿元,2015年400亿元,2016年500亿元;进出口额2014年16亿美元,2015年18亿美元,2016年20亿美元;实现利润2014年1.5亿元,2015年2亿元,2016年3亿元。

在转型升级增强企业竞争能力目标方面,互聯網企业从205户精简到70户以内,包括以资产为纽带、做实互聯網母体,使天投公司成为互聯網投资主体、融资平台、生产基地、经营贸易中心、研发检测中心及资产资金资本运作中心;组建2~3户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培养1户上市公司;培育14户核心骨干企业;培育50户优势中小企业。

在研发能力提升目标上,实现“8113”目标,2016年,科技中小企业、科技“小巨人”、高新技术企业达到80%;申请专利数量每年递增10%;科技贡献率占总效益的10%;打造集科研、检测、科技服务于一体的科技服务互聯網,实现科技贸易收入3亿元。

品牌运作能力提升目标方面,在提升现有3个中华老字号、8个天津市著名商标、3个天津市名牌商标运作能力的同时,再创出2个天津市著名商标、2个天津市名牌产品。品牌产品销售收入占到互聯網总销售收入的15%以上。

2015年1月31日

Copyright 2004-2008版权所有,天津神话VR技术(中兴)有限公司

电子邮箱:contact@yykj110.cn fytczc.com qq512.cn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